拍戏制是为多得利给阿娘治病,中央电台评高空极限运动第一人坠楼

­ “极限”不是“无限”,“高空挑战第一人”坠亡敲响警钟

  原标题:

­ 新华社北京12月9日电 题:“极限”不是“无限”,“高空挑战第一人”坠亡敲响警钟

  吴永宁,自称“中国高空极限运动第一人”,今年2月起在多家视频平台发布各种高空挑战的视频。然而,11月8日,他在长沙一次极限挑战中失手坠楼,26岁的生命戛然而止。近日,吴永宁坠亡前的最后影像被媒体曝光。

­ 新华社“中国网事”记者 吴茂辉

  视频显示,大楼上的吴永宁贴着墙面做引体向上。视频中,可以看出吴永宁有些体力不支,他的双脚贴在玻璃墙面勉强支撑着,想努力往上爬。然而,挣扎了大约20秒,他最终坠落。 

­
“极限-咏宁”的微博、微信公众号等社交平台停止更新有一个月了。12月8日,当事人女友向媒体证实,自称为“国内高空挑战第一人”的吴永宁已于11月8日在一次高空挑战中坠楼身亡。

  吴永宁生前“每天都在爬楼” 自称是在“玩儿命”

­
震惊、惋惜……吴永宁的意外死亡在网上引发讨论,其行为是否属于极限运动?事故责任谁来担?极限运动的“界限”在哪里?

  吴永宁做过武行,之前在横店做群演。2017年2月10日,他在某视频软件发了一条在10楼边缘玩平衡车的视频,并打上“不作死就不会死”的字样后,这条视频获得130多元的打赏。

­
咏宁在直播其攀爬高层建筑物,并在建筑物顶部做出各种危险动作,且不做任何防护

  自此,吴永宁便开始经常上传高楼极限运动视频,而且攀爬的楼一次比一次高,动作难度一次比一次大,挑战也越来越频繁。

­ “高空挑战第一人”坠亡 其视频曾火爆网络

  连曾经跟他一同进行高楼挑战的极限运动爱好者都说,被吴永宁危险的动作吓到。

­
咏宁是吴永宁的网名。7日晚,有网友爆料,自称是“国内高空极限挑战第一人”的咏宁在一次高空挑战中不幸失手坠亡。8日,其女友向媒体证实,吴永宁已于11月8日下午1点左右坠楼身亡。

  就在今年10月,吴永宁接受采访时曾说:“我一定是玩得最狠的那个,因为我每天都在爬,我是在玩儿命。至于未来的计划,我什么时候残疾了、动不了了、死了,就不玩了。”

­
吴永宁的好友阿飞在网上发布声明称,吴永宁“此次失手源于他身体抱恙,攀爬时体力不支,从十几米高大楼意外坠亡……原本他是可以活下来,但是无人发现,在第二天早上永久离开了我们。”

图片 1△吴永宁极限运动。图片来源吴永宁微博

­
吴永宁生于1994年,湖南长沙人,学过武术,曾在横店做过群众演员和武行,后来全身心投入户外极限挑战短视频拍摄。他频繁在重庆、武汉、张家界等城市和知名景区的地标性高楼、桥梁挑战惊险动作,借助手机直播平台的视频推广,吸引“粉丝”超过百万人。“国内无任何保护,极限挑战第一人”的称号成为吴永宁的最大标签。

  吴永宁网络粉丝超百万 同行称“网络视频害了他”

­
记者在某社交平台看到,“咏宁-极限”自2017年7月28日至11月8日共发布140条视频,内容全部都是吴永宁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下,于高楼楼顶边缘、桥梁顶端等高处进行极端危险的动作,包括倒立、单手悬挂、身体悬空引体向上等。

  吴永宁逝世后,一位高空挑战爱好者认为,是网络视频害了吴永宁,因为有粉丝打赏。

上一页

  同样的高空极限挑战视频,吴永宁会在众多平台分发,且还在某视频平台做过直播。保守估计,他在各大平台拥有的粉丝数超130万。

1

  部分网友认为,各视频平台发布吴永宁的高空挑战视频过于危险,不宜发布传播。目前,一些视频网站已经表示将不再鼓励这类视频。不过,目前的实际情况是,包括高空攀爬在内的极限运动吸引了大批粉丝、爱好者甚至以此为志业的人,虽有争议,但我国现行法律也没有明令禁止这类视频的传播。

2

  另外,由于极限运动是一个比较新的领域,目前国内也没有相关法律对这些危险的极限运动进行规范。如何看待吴永宁的意外死亡?极限运动真的就是纯属个人自由?

3

  央视评论

下一页

  贴墙挣扎约20秒,最终还是没能自救。在极限运动日益兴盛的当下,吴永宁的去世,为众多爱好者敲响了警钟。

  年轻的生命倏然逝去,当然让人痛惜。由此引申出的一些问题,比如极限运动的底线在哪儿?视频平台如何尽到提醒、监管的义务?显然也值得我们好好思考。

  不以保护自身安全为前提的“炫技”是对公众的误导

  从“死飞”自行车,到高空攀爬,不做或者少做防护措施的“极限运动”,近年来受到一些玩家的追捧。在冒险的过程中挑战自我,玩家们不仅体会到了一般运动难以达到的满足,也通过上传图片、视频等方式,收获了数以万计的粉丝和不菲的收入。可以说,只要没有重大意外发生,类似的拿生命做赌注的行为还会一再上演。这显然已经严重扭曲了极限运动的本意。

  众所周知,极限运动存在一定的风险,对人的体能、承受力以及身体协调性、柔韧性等有更严苛的要求。正因此,从事相关运动的人员,不仅要具备基本的安全意识、良好的身体状况,同时必须进行科学的专业训练。这些条件缺一不可,为的是尽最大可能降低风险。毕竟,生命只有一次,不以保护自身安全为前提的“炫技”,既是对个人和家庭的不负责任,也是对社会公众的误导。

图片 2△吴咏宁极限运动视频截图  

  视频平台既要做好服务者 也要当好把关人

  有人注意到,小吴生前曾在10个月的时间里,前往重庆、长沙、武汉、宁波、上海多地,攀爬从100米到468米高度不等的建筑高楼,留下301段极限挑战视频。这些视频的发布、传播,一方面吸引了越来越多粉丝的关注,另一方面也在无形中“激励”着他尝试难度更大的挑战。

  “网络视频害了他,因为有粉丝打赏之类的。”正如一名高空挑战爱好者所说,来自部分观众的点赞、叫好,来自视频管理平台的默许、甚至是推荐,最终助推小吴走上了一条不归路。

  事发后,一些平台主动下架了相关视频,这样的补救虽然来得有些晚,但这样的提醒却足以为所有平台所重视:在当好服务者的同时,也要当好把关者,对不宜传播、推广的内容及时处理,不能为了追求商业利益,而选择性忽视视频可能带来的不良社会后果。

图片 3△吴永宁在张家界挑战高空运动

  尽快建立健全与户外攀爬有关的法律法规

相关文章